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臧克家说:“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。”
我觉得几年前的自己就是那个活着却已经死去的人。


我的肉体已死。
因为鼻咽癌的侵蚀、放疗的毒害,我左眼的视力为零、严重夜盲;吞咽困难、舌头和声带的麻痹导致讲话不清楚;因为丧失了嗅觉与味觉,即使山珍海味我依然食不甘味、味同嚼蜡,每天要忍受纤维化造成的全身疼痛,呼吸困难;而鼻功能的坏死使得我只能通过呕吐来排泄放化疗的脏物。我最常做的动作是昂起头,那不是公主式的高傲,而是为了缓解冷不丁出现的鼻血。

我的精神亦死。
病痛带来的不仅仅是肉体的折磨,更是对精神的摧残:因为医院“放疗后遗症,没办法”的宣判让我变成了随时会引爆的火药,而因此受害的对象恰恰是疼惜我的家人。这种煎熬使我曾经一度想要放弃生命,但我又必须得活下去,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爱我的家人。我不能忍受她们为了我的病牵肠挂肚,更不能想象她们失去我的悲痛欲绝。死?活?钝刀般的一点点磨蚀着我的精神。

活着,就要美好的活着是我内心的呐喊。

作者:阿雅

机缘巧合,我拖着被宣判“死缓”的肉体走进了金针门。长达4年的辟谷、日复一日的针灸,如果可以丈量,我猜针眼连接起来的长度可以从广州到深圳了。但正是这日积月累的长度不仅疗愈着我的肉体、更拯救了我的精神。

我的肉体在复苏。
视力在复苏,现在的我仅仅依靠一枚小电筒就可以在漆黑的夜中行走;声带在复苏,现在的我不仅可以讲话还可以凭借清晰、有力的声音担任金针门活动的主持;咽喉在复苏,现在的我摆脱了以往的流食,可以吞咽下辟谷期间的可食之物,疼痛减少,不再呕吐;嗅觉,味觉在恢复,我可以为我爱和爱我的人烹饪出美味的食物。

我的精神在张扬。
肉体的复苏愉悦了精神,我发现自己“美好的活着”的愿望成真了,从那一刻,我暗自将曾经的愿望悄悄的改成“愿和我有同样经历的人都能美好的活着”。为了实现这个愿望,我的身份从患者变成了学习者、传播者,用我力所能及的能力帮助更多的人。
同样愉悦的还有我的亲人,曾经的愁容渐渐被笑颜代替……


臧克家还说,“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”
我想我就是那个几乎死去却又活着的人。
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0 个回复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|上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