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

健康
是梦想践行的第一个脚印

以下是来自张庆太太的述说
突如其来的噩耗
2017年最后一天,我的先生检查出脑胶质瘤,这种病的发病率仅有百万分之一,术后预期很差,当时我几乎就要崩溃了,先生才35岁,我们的孩子不到3岁,这个世界一瞬间对我满怀恶意,而我无从躲避。


    2018年大年初一,我先生被推进三博脑科医院手术室。医生告诉我做好准备,他肿瘤位置十分靠近运动功能区,有80%以上的概率全身瘫痪
幸运的是,我先生并没有瘫痪,但由于切除部分语言功能区,他的语言表达有些语无伦次,而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是28次放疗以及无法估量的化疗



认识金针何是最幸运的事

3月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何大夫,他在给我先生诊脉后告诉我,症状凶险,但问题不大,还有希望。
    于是在4月,我们举家从北京搬迁到广州,5月1日我先生开始了每日针灸,十天一次拨针的治疗。
    大概半年后,我先生身体有了起色,面色不那么黑,说话的逻辑性也有了进步

认识何大夫是最幸运的事

    2018年10月,我先生参加了辟谷班,何大夫告诉他,至少要辟谷8个月。一开始,我是很难接受的,毕竟,要让一个重症患者以水煮青菜为生,每个家人都心存疑惑。后来大师姐不厌其烦跟我沟通,又有农晴珠玉在前,我们最终决定,一切都听何大夫的。

    我先生辟谷半年,和人聊天半小时听不出异常,面色红润,一次能走6公里,除了有些嗜睡(人体自我修复的表现),没有其他特别的症状,期间两次做核磁复查都没有复发迹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视频 · 基本康复的张庆自白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019年4月中旬,何大夫告诉我们:
    这一年的治疗可以告一段落,以后每年清明前后来针灸两个疗程,平时多加锻炼即可。



后话

    在写这段话的时候,我刚刚结束了何大夫在广州的辟谷班,我也改口称他为老师了。我是医生世家出身,从小也遇到过一些奇怪的事情,我不认为中医无用,也不认为人类的认知可以解释一切,但是这一生是否能遇到正确的人真的只看缘分
    在辟谷班里,我认识了很多身后即是万丈深渊的同修,大家都有故事,也都在心存善意戮力前行。最后一天答疑,我本想问我们两个是否能奢望扶持到60岁,但最后还是打消了念头,何老师已经把办法交给了我们,接下来的就是一起努力,这种提问是对自己对何老师的质疑,我瞬间心无挂碍,全力以赴。
阿雅让我分享经历的时候,我有些犹豫,毕竟只有一年,好像没什么说服力。阿雅告诉我,这样的回访每年都会有。虽然我先生和阿雅一样,现在依然是何老师眼中的“二级病患”,但我有信心,在10年20年30年甚至更久之后,还能和大家说:

我们还在,我们很好



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2 个回复

倒序浏览
加油
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|上传